• <th id="pcsg7"></th>
  • <dd id="pcsg7"><pre id="pcsg7"></pre></dd>

    <dd id="pcsg7"></dd>
  • <dd id="pcsg7"><noscript id="pcsg7"></noscript></dd>
    新知一下
    海量新知
    1 4 7 1 9 8 4 1

    泡沫褪去之后:CEO們親自擁抱大模型

    新摘商業評論 | 年輕的新商業科技媒體 2023/12/12 12:15

     

    新摘商業評論, 泡沫褪去之后:CEO們親自擁抱大模型

    沒有任何一種絕對的理想主義或現實主義,在商業領域,只有仰望星空的同時腳踏實地?;蛟S在“虛假繁榮”的技術泡沫悉數褪去后,大模型才開始真正地擁抱未來。 

    作者/番茄醬 

    出品/新摘商業評論 

     

    21世紀是否是“生命科學的世紀”還是未知,但一定是AI大模型的世紀。 

    互聯網頭部企業紛紛發布大模型,產品呈全面開花之勢;字節跳動創始人張一鳴公開表示字節跳動無法錯過AIGC,挑燈夜讀OpenAI的論文,并在卸任CEO兩年后在香港成立個人投資基金Cool River Venture,重點關注AI領域; 

    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則指出:“ChatGPT 把計算、管道流量撐大,華為的產品就有了機會?!本瓦B每天只睡四個小時的“人間清醒”張朝陽也無法忽視其影響力:“AIGC這個事情太熱了,兩年之內不能高估它,不過十年之內一定不能低估它”。 

    而作為走在國內前端的“AI實踐派”,百度創始人李彥宏更是在提出“AI原生應用是AI時代真正有價值的投入方向”的同時,堅決推動百度自家產品“全面AI重構”,上線了百度新搜索、新文庫、新網盤、新地圖等一系列AI原生應用,并在用戶量、使用量等數據上迎來了增長。 

    這些行業頂級精英的入場,在證實了AI大模型前景無量的同時,也將進一步推動國內AIGC的發展。正如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聯合創始人張維迎教授曾論斷:“經濟增長中最重要的主體是企業家和企業家精神,誰控制資本遠比資本量多大更重要”,事實上,在最為關鍵性的變革中,企業一把手的追求,往往決定了企業整體的價值取向,以及未來的發展方向。 

    尤其是在AIGC進入深水區的當下,非一把手不可。這一點,動作比較快的李彥宏已洞若觀火,其在深圳西麗湖論壇上的演講,就已經一針見血地指出了關鍵所在。 

    只有一把手才關心AI對業務關鍵指標的驅動作用,而非沉浸在“大模型炫技”的自嗨中。在此基礎上,做100個大模型是資源浪費,只有AI原生應用才能提升關鍵的業務指標,所以一把手要親自擁抱AI時代、親自下場,而不是讓IT負責人去完成“做大模型”的技術任務。 

    誠如所言。事實上,從“百模大戰”到OpenAI宮斗落幕,隨著亂象與鬧劇終結,行業逐漸看清一個事實:真正能托舉大模型“飛身一躍”、真正和商業世界接軌的,唯有CEO。

     

    一、商業世界的“冷酷底色”

    AI事業必為一把手工程

    在當下,隨著大模型駛入深水區,行業已經從“技術核聚變”帶來的震驚與狂喜中清醒過來,回歸商業本質:歸根結底,技術是手段,不是目的,能不能賺到錢、推動業務發展,最終形成可落地的商業模型,才是關鍵所在。 

    而這一點,在“OpenAI宮斗”的結局中體現得淋漓盡致:11月17日,OpenAI的組織在CEO山姆·奧特曼(Sam Oltman)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突然被公司解雇,原因是“他在與董事會的溝通中并不始終坦誠”。 

    在當時,對這一戲劇性的換帥,業內眾說紛紜,給出多重解讀,而認可度比較高的一種,是“奧特曼的商業化操作與董事會部分成員‘非營利’價值觀產生了沖突”。 

    誠如所言,此前,奧特曼不斷推動OpenAI的架構轉變,不斷為其注入盈利性元素。據The Information報道,OpenAI在2022年虧損達到5.4億美元,但在2023營收達到了10億美元,商業化進程高效推進中,而這和OpenAI 作為非盈利機構,成立之初就立下的“確保人工智能不被壟斷以造福人類”愿景相距甚遠。 

    這正觸怒了以OpenAI的聯合創始人兼首席科學家伊爾亞為首的董事會。 

    因此,奧特曼被開除看似是一場理想主義與現實主義的角逐,而這場宮斗最終的結果大家都知道了,商業利益最終戰勝了純粹的理想主義:11月29日,山姆·奧特曼勝利回宮,化身不相信光的“鈕祜祿·奧特曼”——不難預見,OpenAI即將掀起一場圍繞商業化的鐵血改革。 

    歷史選擇了商人山姆·奧特曼,而非科學家伊爾亞,這反射出商業世界的冷酷底色。同時,在這場斗爭中,科學家“天真與感傷”的一面也浮出水面,再度證明了AI事業是商業一把手的工程,而非用愛發電的愛好者同盟。 

    而在具有儒家實用主義背景、注重經世致用的國內土壤上,李彥宏則把“為什么AI必須是一把手工程、而不是技術負責人”闡述得較為清晰。 

    “我見到很多企業,上上下下都很重視這次機會,但是對問題的本質理解不深,CEO把這個任務交給IT負責人,IT負責人和工程師天天癡迷于‘震撼發布’、‘史詩級更新’、‘iPhone時刻’、‘炸裂’等宏大敘事,都想去自己搞個基礎模型,或者執著于去挑選一款評分高的大模型?!?nbsp;

    也就是說,CTO、IT負責人更關注技術本身,認為自己做大模型才是交作業,結果不僅資源浪費,而且用不起來,最后一地雞毛;只有一把手才會真的關注,新技術如何提升自己的業務關鍵指標,一把手上陣,才能讓新技術真正為企業所用。

    事實上,管窺如今CEO到底在大模型領域關注什么,便不難理解李彥宏的觀點——不同于興致勃勃地投身技術革命的理工男,CEO往往更為冷靜,且密切關注AIGC如何與自身業務結合,并碰撞出“1+1大于2”的效果。 

     

    二、一把手都在關注什么

    AIGC如何為業務賦能

    可以看到,所有CEO幾乎都對AIGC表現出一種“六經注我”的態度,最為關心的是AIGC能否直接為業務賦能:拿對大模型不那么狂熱的張朝陽來說,其曾表示搜狐不會投入大模型的研發,但會密切關注這一技術的發展狀況,把發展成果應用到消費端產品中。 

    而在前不久的世界互聯網大會上,張朝陽展示了AIGC技術在搜狐視頻中的應用場景,如《張朝陽的物理課》直播結束后會自動生成字幕:“‘社交互動’‘算法推薦以及AIGC’‘自媒體’,是這些年來互聯網的三個線索?!睆埑柸缡钦f。 

    而今年3月,騰訊總裁兼投資委員會主席劉熾平等高管在為投資者解讀騰訊大模型戰略時,也數次強調“加持業務”。劉熾平稱,生成式AI未來可以用于騰訊的游戲、廣告、社交等多個業務線上,但人工智能會對這些業務是加持,而非取代。 

    對騰訊來說,AI和大模型對騰訊而言是“增長的加速器”:“生成式AI可以用來提升產品的用戶體驗。未來可能每一個用戶都會有人工智能助理,如果效果好,有可能將生成式AI納入微信和QQ”。 

    而進入下半年,走在前端的大廠CEO已經開始迅速落地大模型,并對業務進行全面賦能,由此讓企業迸發出新的活力。 

    在今年11月的第二屆全球數字貿易博覽會上,阿里巴巴帶來了面向商家開放的“阿里媽媽萬相實驗室”:只需簡單操作,商家即可以0成本快速生成模特圖片,一次上新20款衣服,不產生費用,一款衣服可比原先節省約1千元,共計可節省約2萬元。一次批量產出商品圖,平均只需要30秒。 

    在當下,已有超過10萬阿里巴巴商家使用該產品,有效實現了降本增效。見微知著,在未來,這也許是大模型與各行各業結合的普遍形態——只有技術真正為業務所用,才能產生商業價值,做到“以價值創造價值”。

    而在這方面,百度則看得更遠。在今年的西麗湖論壇,李彥宏把大模型的未來指向一個關鍵詞:AI原生應用。在他看來,大模型太多了,截至10月份,國內已經發布238個大模型,而AI原生應用則太少。 

    “移動時代操作系統只有兩個,真正促進移動互聯網巨大繁榮的是無數應用。大模型產生價值的方法是基于最好的基礎模型做AI原生應用,大模型進入深水區,GPT-4、文心大模型的領先格局已定,企業直接上手做AI原生應用,更直接、更快見效?!?nbsp;

    因此,在實踐上,李彥宏親自下場,對旗下各產品線進行“重構AI原生應用”,如百度文庫可以在1分鐘內生成一個20幾頁的PPT,包括圖表生成,格式美化等,而且幾乎是零成本。新文庫也實現了從內容工具到生產力工具的轉變;而百度新搜索可以通過對內容的理解,生成文字、圖片、動態圖表等多模態的答案,讓用戶一步獲得滿足。 

    正是基于AIGC與業務的多重交融,百度搜索、百度文庫、百度網盤等應用指標全面上漲,文心大模型開始直接產生營收。 

    不難預見,隨著各大廠CEO紛紛接過技術人員的手術刀,將大模型和業務深度銜接在一起,大模型也正式駛向“規模應用區”。

     

    三、技術泡沫褪去

    大模型將真正擁抱未來

    Gartner曾提出“技術成熟度曲線”:一項新技術誕生伊始,總會先處于不成熟的技術萌芽期,再進入歷資本瘋狂涌入的“泡沫巔峰期”,隨后,這項技術暴露出各種問題,進入“泡沫破裂低谷期”。低谷期后,技術進入觸底反彈的“穩步爬升期”,最后,技術才進入“規模應用期”:在此階段,新技術的價值與增長潛力被市場實際接受,落地模式也逐漸成熟。 

    如今,在經歷了技術誕生時的狂喜與隨之而來的幻滅后,大模型領域正在駛入正軌,技術人員在經歷過“高光時刻”后,正是退居二線,取而代之的是CEO掌舵,帶領大模型駛入業務深水區。在當下,李彥宏等CEO正帶領團隊孵化全新的AI原生應用。 

    智能代碼助手Comate就是一個例子,百度現在每新增100行代碼,就有20行是AI生成的,而且這個比例還在快速增長中:“這樣的AI原生應用,通過人機協同,幫助我們大幅提升研發效率。而AI原生應用帶來的改變,才剛剛開始?!崩顝┖耆缡钦f。 

    當然,這并不意味著大模型理想色彩的徹底幻滅。12月6日,《時代》周刊公布了2023年度首席執行官(CEO),剛剛經歷過人生大起大落的山姆·奧特曼獲此殊榮,也再次證實了外界對“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的包容與理解。事實上,此前奧特曼一直在積極尋求商業化、吸納資金,也是為了擴大AI技術的這一“燒錢愛好”的發展。 

    據微軟高管透露,為ChatGPT提供算力支持的AI超級計算機,是微軟在2019年投資10億美元建造一臺大型頂尖超級計算機,配備了數萬個英偉達A100 GPU,還配備了60多個數據中心總共部署了幾十萬個英偉達GPU輔助;同時,訓練ChatGPT同樣需要巨額資金注入。 

    如今,奧特曼表示,OpenAI將發布更多開源模型,包括面向發展中國家的模型,以縮小與發達國家的差距。 

    或許這也是真實世界的底層邏輯:沒有任何一種絕對的理想主義或現實主義,在商業領域,只有仰望星空的同時腳踏實地?;蛟S在“虛假繁榮”的技術泡沫悉數褪去后,大模型才開始真正地擁抱未來。

    作者更多內容

    新知精選

    更多新知精選
    欧美图区 日韩图区